“特鲁姆普可能是第一个能在克鲁斯堡首次夺冠后成功卫冕的球员,这将使他从其他球员中脱颖而出,并引发一场‘史上最佳’之争。”欧洲体育资深编辑戴斯蒙德·凯恩(Desmond Kane)写道。

自从1977年斯诺克世锦赛移师克鲁斯堡之后,从未有人在首次夺得世界冠军的第二年再次问鼎这项赛事,这就是著名的“克鲁斯堡魔咒”。

从1977年到2019年这42年来,这条可怕的魔咒如同赛场上的蜜蜂一般围着球员转,怎么都难以除去。只有1986年世界冠军乔·约翰逊和1997年世界冠军肯·达赫迪在首次夺冠第二年再次登上克鲁斯堡决赛殿堂;而史蒂夫·戴维斯、丹尼斯·泰勒、格雷姆·多特、尼尔·罗伯逊、斯图尔特·宾汉姆则是最为悲惨的“魔咒”受害者,他们的卫冕之路以“一轮游”惨淡收场。

戴斯蒙德·凯恩却不信这个邪,他认为克鲁斯堡魔咒的本质是球员的“心魔”,它和状态、压力、期望值密切相关。越来越多顶尖球员被所谓的魔咒“击中”,这个魔咒就变得越来越“妖魔化”,就算是“台球皇帝”亨德利、威名远扬的“75三杰”、连续6年雄踞世界第一宝座的马克·塞尔比也无法战胜这个可怕的“心魔”。

7届世界冠军斯蒂芬·亨德利在1991年世锦赛四分之一决赛中被史蒂夫·詹姆斯以13比11击败,这是他在1990年到1996年这7年中的唯一一次世锦赛失利。

“75三杰”中的老大哥“巫师”希金斯在1998年决赛对阵1997年世界冠军达赫迪时还是魔咒的“受益方”,但他在1999年的世锦赛卫冕之路却被马克·威廉姆斯以17比10斩断于半决赛。

威廉姆斯于2000年击败马修·史蒂文斯赢得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,但他在2001年止步16强,这一年,圆梦克鲁斯堡的是“火箭”奥沙利文,可是强如“火箭”也没能打破魔咒,奥沙利文在一年后的半决赛惨遭亨德利的“暴击”,对方轰出5杆破百和8杆50+,无力招架的“火箭”以13比17落败。